新兴经济体走向舞台中央 G20推国际金融新秩序

  当二十国集团(G20)的财长与央行行长们在韩国庆州停止为期两天的“连夜会商”和“艰苦争取”时,他们得到了来自世界舆论的赞誉。

  在此次旨为在G20韩国首尔峰会作预备的双部长级会议上,他们终究
就国际货泉基金组织(IMF)的改造达成“历史性”协议。

  尽管协议并不克不及一扫覆盖在G20上空的所有阴郁,此中就包括四处弥漫的“货泉战争”的硝烟。但无论如何,此次会议仍然表明,在各种新旧力量的推动下,国际金融改造的步伐没有停止,国际金融办理的“G7(七国集团)时代”确实在逐渐远去,一个新的国际金融秩序在渐进的构成
之中。

  新兴经济体走到舞台中央

  根据庆州会议达成的协议,在IMF的24个董事会席位中拥有八个席位的欧盟国度,同意让出两席给发展中国度;而且欧洲国度还将向发展中国度转移6%以上的投票权,这比一年前约定
的转移份额增加了1个百分点。

  作为新兴国度集中代表的金砖四国因此会群体晋升为IMF十大股东队列:此中,中国的份额由第6位上升至第3位;印度由第11位上升至第8位;俄罗斯和巴西也有2-3个位次的提升,别离排在第9和第10。全体新兴经济体持有的IMF份额将因此升至42.29%,正逐渐逼近传统发达国度。

  这是对IMF投票结构的一次实质性的改造,它意味着国际金融体系中的这个最中心机关,在逐渐适应国际权力结构的变迁,而这将有利于已近身败名裂的IMF增强合法性。之前,人们并未预料到IMF的改造问题会提前在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尘埃落定,这无疑为行将举行的首尔峰会增添了一丝乐观的基调。

  IMF是二战后美国重建国际金融秩序的产品,美国紧紧捉住那时的国际环境所给以它的“第三次机会”,建立了由其主导的、后来被称为布雷顿丛林体系的国际金融新秩序,此中新成立的IMF成为该体系最中心的监管机关。

  20世纪70年月,美国有感自身实力的衰落,亲手摧毁了布雷顿丛林体系,国际金融体系从头起头动荡不安。G7孕育而生,承当起商议国际汇率的职责。而IMF的主要使命则由先前的监管汇率演化成为对危机国提供有条件的金融援助,并在一定程度成为G7打压新兴国度、操控国际金融办理的工具。

  作为一个相对封闭的富国“俱乐部”,“G7”从总体上看不克不及算作一种成功的国际金融办理模式。因为G7及其控制下的IMF长期排斥新兴国度在国际金融体系中发挥建设性作用,其办理乏力起头频繁表现出来。

  1975年以后
的的30多年时间里,国际金融体系动荡不安,先后发生了拉美债务危机、英镑危机、墨西哥比索危机等的地区性金融危机。东亚金融危机促成国际社会产生了改造国际金融办理机制特别是IMF的“第一波”浪潮;而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的爆发,则完全宣告了G7的失灵,推动国际金融办理机制向“G20时代”过渡。正是在这类背景下,IMF的大规模、实质性改造被迅速提上关键性的议事日程。

  尽管已经举行的四次G20峰会还没有从根本上搭建起一个全新的国际金融秩序,但它体现出了传统大国与新兴国度在国际金融办理中联合共治的新模式。而庆州会议所达成的IMF改造协议,更是标志着一个更加存在包容性的国际金融办理新时代的到来。二战停止以来,新兴国度的第一次站到了国际金融舞台的中央。

1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camera-me.com